浙江体彩20选5开奖时间|浙江体彩20选5大小走势图
個人所得稅稽查來了!員工長期工資薪金為3500元,將變重點對象!
私車公用如何涉稅處理?稅務局回應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典型案例

某稅務分局長科長管理員齊對某公司多次特殊“關照”獲刑

導讀:被告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在重慶市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工作期間,因工作原因結識潘YS后,多次接受潘YS吃請和紅包,繼而在潘YS成立YS公司后,對YS公司在一般納稅人資格的取得、進行稅收知識的咨詢、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增額及增量、超出登記范圍開具發票、稅務監管、納稅評估、稅務檢查等過程中,一再給予YS公司特殊“關照”:在YS公司不符合規定的情況下,讓其取得一般納稅人資格,獲得領取、自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資格;隨意解讀稅收政策,擅自決定將YS公司按照貿易流通企業處理,不征消費稅,使得YS公司得以開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牟利;在YS公司不具備法定條件的情況下,多次違法審批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增額、增量,使得YS公司得以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牟利;明知YS公司防偽稅控系統安裝、會計賬簿設置均不符規定,未予以監管整改落實,明知YS公司納稅資料不合規定,稅負異常,不按規定進行納稅評估,致使該公司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在YS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期間,未對YS公司開展稅務、會計及物流憑證的檢查,導致YS公司在成立后,利用四被告人給予的上述便利,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隱瞞生產環節,致使國家損失應納消費稅和應納消費稅涉及的城維稅及附加共計517,665,365.77元,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均已經構成濫用職權罪。


 

重慶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書

2018)渝04刑終47

原公訴機關重慶市QJ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陳某,男,漢族,1966720日出生于重慶市QJ區,大專文化,重慶市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原局長,住重慶市QJ區。因涉嫌犯濫用職權罪,于201739日到案,同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4日被逮捕。現羈押于重慶市QJ區看守所。

辯護人初紅漫,重慶智豪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袁森庚,江蘇擎天柱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趙某,男,漢族,1973314日出生于重慶市QJ區,大學文化,重慶市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原副局長,住重慶市QJ區。因涉嫌犯濫用職權罪,于2017227日到案,同年31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7日被逮捕。現羈押于重慶市QJ區看守所。

辯護人劉柏林,重慶金訟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龐某某,男,土家族,1966315日出生于重慶市QJ區,大學文化,重慶市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納稅評估科原科長,住重慶市QJ區。因涉嫌犯濫用職權罪,于2017227日到案,同年31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7日被逮捕。現羈押于重慶市QJ區看守所。

辯護人張玉金,重慶縱深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蒲某某,男,苗族,1969731日出生于重慶市QJ區,大學文化,重慶市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稅源管理科原科長,住重慶市QJ區。因涉嫌犯濫用職權罪,于201739日到案,同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3日被逮捕。現羈押于重慶市QJ區看守所。

辯護人楊發勇,北京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重慶市QJ區人民法院審理重慶市QJ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犯濫用職權罪一案,于2018321日作出(2017)渝0114刑初312號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不服,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872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四分院指派檢察官黨濤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陳某及其辯護人初紅漫、袁森庚,上訴人趙某及其辯護人劉柏林,上訴人龐某某及其辯護人張玉金,上訴人蒲某某及其辯護人楊發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重慶市QJ區人民法院判決認定,被告人陳某于2011831日任重慶市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所所長,被告人趙某于2012828日任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所副所長。201473日,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所更名為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后,二人分別任該分局局長、副局長。任職期間,陳某主持單位全面工作,趙某于2012828日至2015519日分管稅收業務工作,2015519日至2016223日分管綜合管理科、稅源管理科工作,2016223日至案發繼續分管稅收業務工作。被告人龐某某于20118月調入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所,2013423日至2014825日期間擔任YS公司的稅收管理員,負責該公司一般納稅人資格的審查認定、審核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領購和增額增量、納稅申報及日常監管等工作。2014811日任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納稅評估科科長,負責對轄區企業開展納稅評估。被告人蒲某某于20148月調入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2014826日至案發接替龐某某擔任YS公司的稅收管理員,負責審核YS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領購和變更增量、納稅申報及日常監管等工作。

2012822日,YS公司負責人潘YS在重慶市QJ區ZY工業園區注冊成立YS公司,主要從事新能源開發、新能源產品研發。20133月,該公司增加“許可經營銷售:石腦油、甲醇、乙醇、乙醇溶液、甲基叔丁基醚、醇醚燃料、M15清潔汽油、復合柴油等”經營范圍。

YS公司成立后,潘YS通過他人介紹認識了被告人陳某、趙某,陳、趙分別時任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所所長、副所長,然后通過陳某介紹認識了被告人龐某某、蒲某某,龐、蒲時任ZY稅務所稅收管理員。此后,潘YS和YS公司員工李義培多次宴請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和送禮品、紅包,并請陳某等人關照YS公司。期間,陳某、趙某也多次要求龐某某、蒲某某在辦理稅務手續及日常監管中對YS公司予以關照。

20134月,龐某某開始擔任YS公司稅收管理員。201359日,YS公司向ZY稅務所申請增值稅一般納稅人資格認定。在此過程中,龐某某將YS公司生產經營場地正在建設和未能實地檢查會計賬簿等情況分別向陳某和趙某作了匯報,陳某和趙某在明知YS公司不符合一般納稅人資格的情況下,徇私關照YS公司,要求龐某某偽造《實地查驗報告》,于2013521日,上報審批通過了YS公司增值稅一般納稅人資格認定,從而使YS公司獲得了領取、自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資格。

2013年下半年,潘YS在YS公司“無生產經營場地、無生產設備、無生產經營技術及人員”的情況下,決定開展“變票”業務非法牟利。即在不開展實際生產經營的情況下,接受上游企業銷售原材料的增值稅發票,再向下游企業(需票公司)開具銷售成品油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為實際生產企業逃避生產環節應繳納的消費稅,YS公司從中按每噸成品油5080元的標準收取開票費用。為了確定該方式的可行性,潘YS派公司員工王丹平、曾雄偉等人向陳某、趙某咨詢:“由YS公司出原材料、派技術人員,市外廠家出場地、設備的方式進行‘外地聯合調油’,到底應該上增值稅還是消費稅。”陳某、趙某未對YS公司經營業務范圍和真實性進行核查,違反稅收管理法和消費稅有關政策的規定,擅自決定對YS公司按照貿易流通企業處理,不征消費稅,只征增值稅。

20138月至201511月,被告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在未審核YS公司生產經營和產品銷售情況及其業務真實性的情況下,違法多次審批YS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增額、增量的申請。20131114日,陳某、趙某、龐某某三人隨意解讀規定,在YS公司連續12個月應稅銷售額未達5,000萬元的情況下,讓YS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從10萬元版增額為100萬元版,為YS公司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提供便利。期間,趙某、龐某某明知YS公司的稅務登記范圍并無汽油、柴油的銷售許可,而讓YS公司超出稅務登記范圍領購、開具品名為“汽油、柴油”的增值稅專用發票。

20148月,被告人蒲某某開始擔任YS公司稅收管理員。在其任職期間,明知YS公司的防偽稅控系統安裝、會計賬簿設置均不符合規定,未予以監管整改落實;明知該公司稅負異常,在QJ區國家稅務局征收管理科要求ZY稅務分局對YS公司進行納稅評估的過程中,未按規定嚴格檢查企業的生產經營、財務賬簿,使YS公司在無任何真實業務開展的情況下,超出稅務登記證規定的經營范圍,為他人大肆虛開銷售成品油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為生產企業逃避消費稅并牟取巨額非法利益。

20157月,QJ區國家稅務局征收管理科通過風險控制系統發現YS公司稅負異常,向ZY稅務分局下達納稅評估任務。時任納稅評估科科長龐某某不履行職責,在未核查YS公司會計賬簿致無法排除賬務疑點的情況下草率完成納稅評估任務上報QJ區國家稅務局,使該公司得以繼續開展“變票”業務并大肆虛開增值稅發票至201512月。

經鑒定,從20131月至201511月,YS公司采取將混合芳烴、碳五等化工原料轉換成汽油、柴油的方式,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381份,票面價稅合計1,414,359,651.07元人民幣,隱瞞生產環節,致使國家損失應納消費稅和應納消費稅涉及的城維稅及附加共計517,665,365.77元。其中,2015627日至201511月,國家損失應納消費稅和應納消費稅涉及的城維稅及附加共計396,988,847.99元。

被告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在YS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兩年多時間內,未對YS公司進行過稅務、會計及物流憑據等檢查。

被告人趙某、龐某某于2017227日,被告人陳某于201739日,在QJ區國家稅務局ZY分局被偵查人員帶至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四分院接受調查。被告人蒲某某于201739日在QJ區國家稅務局ZY分局被偵查人員帶至QJ區人民檢察院接受調查。四被告人到案后均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

被告人趙某在歸案后檢舉他人犯罪行為,經查證屬實。

上述事實,有經一審庭審舉證、質證的證人證言、書證、鑒定文書、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等證據證實。

重慶市QJ區人民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在重慶市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工作期間,因工作原因結識潘YS后,多次接受潘YS吃請和紅包,繼而在潘YS成立YS公司后,對YS公司在一般納稅人資格的取得、進行稅收知識的咨詢、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增額及增量、超出登記范圍開具發票、稅務監管、納稅評估、稅務檢查等過程中,一再給予YS公司特殊“關照”:在YS公司不符合規定的情況下,讓其取得一般納稅人資格,獲得領取、自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資格;隨意解讀稅收政策,擅自決定將YS公司按照貿易流通企業處理,不征消費稅,使得YS公司得以開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牟利;在YS公司不具備法定條件的情況下,多次違法審批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增額、增量,使得YS公司得以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牟利;明知YS公司防偽稅控系統安裝、會計賬簿設置均不符規定,未予以監管整改落實,明知YS公司納稅資料不合規定,稅負異常,不按規定進行納稅評估,致使該公司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在YS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期間,未對YS公司開展稅務、會計及物流憑證的檢查,導致YS公司在成立后,利用四被告人給予的上述便利,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隱瞞生產環節,致使國家損失應納消費稅和應納消費稅涉及的城維稅及附加共計517,665,365.77(其中,2015627日至201511月,即被告人蒲某某擔任YS公司稅收管理員期間,國家損失應納消費稅和應納消費稅涉及的城維稅及附加共計396,988,847.99元),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均已經構成濫用職權罪。重慶市QJ區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被告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犯濫用職權罪的罪名成立。在共同犯罪過程中,四被告人均積極實施犯罪,不予劃分主從。但被告人陳某、趙某系重慶市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的局長、副局長,被告人龐某某和蒲某某先后擔任YS公司的稅收管理員,被告人龐某某后任重慶市QJ區國家稅務局ZY稅務分局的納稅評估科科長,在案件引發和最終結果的造成上所起作用有所不同,在量刑時予以區別。四被告人在歸案后均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成立坦白,依法予以從輕處罰。被告人趙某在歸案后檢舉他人犯罪經查證屬實,成立立功,對其依法予以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二款、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人陳某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二、被告人趙某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七個月。三、被告人龐某某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四、被告人蒲某某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三個月。

上訴人陳某及辯護人提出如下意見:1.YS公司不具備消費稅納稅主體資格,上游生產企業才是消費稅納稅主體。2.上訴人陳某在對YS公司的管理和服務過程中,沒有實施濫用職權行為。3.上訴人陳某在2015年底和20172月、3月多次向區國稅局領導匯報對YS公司的履職情況并作出接受組織處理的承諾,應當認定為自首。4.在認定YS公司為一般納稅人過程中,上訴人陳某沒有違規和造假行為。5.YS公司經營的是大宗商品,可以配發大面額增值稅專用發票,且其“變票”行為不會造成增值稅或者消費稅損失。6.上訴人陳某就YS公司的稅務咨詢所作答復與企業的實際經營活動無關聯,且答復的內容符合政策規定。7.YS公司具有經營成品油的資質,不存在超范圍領購開具專用發票;8.ZY國稅分局本身沒有稅務檢查權,根據區國稅局征管科的安排對YS公司進行了稅負異常的納稅評估,作出了符合事實的報告;9.海安稅務師事務所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不科學、不專業,不能作為定案證據。

上訴人趙某及其辯護人提出如下意見:一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表現在:1.一審判決采信了作廢的規范性文件(國家稅務總局令第22號公告、國家稅務總局2012年第47號公告、重慶市國家稅務局關于增值稅防偽稅控系統最高開票限額審批有關問題的公告)和QJ區國稅局職工的片面觀點以及YS公司人員推卸責任的證言;2.YS公司不是消費稅的納稅主體;3.YS公司的逃稅行為與一般納稅人資格的認定以及上訴人趙某的行為之間沒有因果關系;4.上訴人趙某沒有濫用職權的故意和行為;5.海安稅務師事務所沒有司法鑒定的資質;6.納稅人超出經營范圍開具發票并無禁止性規定;7.上訴人趙某等人實施的行為是執行QJ區招商引資政策的行為。

上訴人龐某某及其辯護人提出如下意見:1.上訴人龐某某的行為不構成濫用職權罪。上訴人龐某某主觀上沒有濫用職權的故意,客觀上沒有濫用職權的行為,其行為未造成國家增值稅損失。2.YS公司不具備消費稅納稅主體資格,一審判決認定YS公司應補繳消費稅4.6億余元錯誤;3.應當繳納消費稅的企業不屬于上訴人龐某某等人的管理范圍。

上訴人蒲某某及其辯護人提出如下意見:1.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上訴人蒲某某未參與YS公司一般納稅人資格的認定,對YS公司的稅務咨詢所作解答并無不當,審核YS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增量時事前審核了合同,盡到了職責,不具備納稅評估職責,不知道YS公司稅負偏低的情況。2.本案的損害后果是YS公司的“變票”行為引起的,與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數量多少沒有因果關系,國家的增值稅并沒有遭受損失。

二審期間,上訴人陳某的辯護人舉示了以下證據材料:

1.QJ區國稅局重大稅務事項審議委員會辦公室《關于重慶YS公司一案的初審意見》。證明QJ區國稅局重大稅務事項審議委員會辦公室根據該局稽查局報送的《稅務稽查報告》等材料進行書面審查后,于201616日形成如下初審意見:(1)如果該企業油品合成說法不成立,就不應繳納消費稅;(2)缺乏企業購進的生產成品油的原料,還是購進的成品油的證據;(3)該公司存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重大嫌疑,建議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查處;(4)建議召開關于YS公司一案的集體審議會議。

2.QJ區國稅局重大稅務事項審議委員會《關于重慶YS公司涉稅一案的審議紀要》。證明QJ區國稅局重大稅務事項審議委員會聽取了該委員會辦公室的初審意見后,于201617日形成《關于重慶YS公司涉稅一案的審議紀要》,其主要內容為:限于稅務機關檢查手段有限,目前取得的證據不很充分,該企業是否應該繳納消費稅暫不能確定,還需要進一步取證核實才能定性;重慶YS公司存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重大嫌疑,一致同意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查處。

3.重慶市國稅局貨物和勞務稅處關于舉辦“增值稅發票電子底賬分析系統”的培訓通知等。證明重慶市國稅局為了有效發現風險企業及開展納稅評估,應用“互聯網+稅務”思維,依托現代信息技術,研發了“增值稅發票電子底賬數據分析系統”,于201512月正式投放使用,20164月開放給各區縣使用。

上訴人趙某的辯護人舉示了重慶興立信稅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興立信鑒【2017】稅鑒字第02號《稅務司法鑒定意見書》一份。證明該鑒定意見書有YS公司沒有偷逃消費稅的行為等分析意見,但沒有鑒定人簽名、鑒定機構印章及鑒定時間。

以上證據經質證,出庭檢察官認為,稅務行政機關對案件性質的認識不影響司法機關對案件的定性;電子底賬系統的運用并不能免除稅收工作者的應盡工作職責;興立信稅務師事務所的鑒定意見形式不合法,不應采納。本院審查認為,上訴人陳某的辯護人舉示的證據符合證據三個特征,予以采信,上訴人趙某的辯護人舉示的材料缺乏證據的基本形式要件,不予采納。

二審查明的其他事實和證據與一審相同。

(一)針對二審期間具有共性的爭議問題,作如下評判:

1.關于上訴人陳某、趙某、龐某某是否存在偽造《實地查驗報告》,從而讓YS公司取得一般納稅人資格的問題

經查,根據《國家稅務總局增值稅一般納稅人資格認定管理辦法》第九條的規定,在一般納稅人資格認定時,實地查驗并非必要條件,而是“根據需要”開展。《重慶市認定一般納稅人實地查驗辦法》第一條規定的實地查驗對象為“年應稅額未超過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規定的小規模納稅人標準且注冊資金在80萬元(含)以下或職工人數在10人以下”的小型商貿企業,而YS公司的注冊資金為2000萬元,不屬于查驗對象。因此,僅依照前述規定,稅務機關在審查認定YS公司一般納稅人資格時,勿需進行實地查驗。但是,QJ區國稅局在實際工作中,要求對一般納稅人資格的認定必須進行實地查驗并制作查驗報告,這是一項具體的單位制度和工作要求,也屬于職權(或職責)的范疇。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增值稅一般納稅人資格認定管理辦法》第四條第二款的規定,申請一般納稅人資格必須同時具備兩個條件:“有固定的生產經營場所”和“能夠按照國家統一的會計制度規定設置賬簿,根據合法、有效憑證核算,能夠提供準確稅務資料”。上訴人龐某某等人通過查驗已經發現,YS公司的場地還在建設,尚不具備生產經營條件,財務、賬簿等設置在重慶,與實際經營地址不符,而仍然在查驗報告上填寫虛假信息,讓其順利通過審查。龐某某等人的瀆職行為,并非未履行“實地查驗”職責,而是已經通過查驗發現YS公司不符合申請一般納稅人的兩個最基本的條件,而仍然故意制作與實際內容不符的虛假查驗報告,因此,存在濫用職權的行為。

2.關于上訴人陳某、趙某、蒲某某是否存在擅自作出與稅法相抵觸的稅務咨詢結論的問題

經查,據國家關于消費稅的相關規定,生產加工成品油應當交納消費稅。但是,對于跨地域聯合生產加工成品油的,應當由哪一方企業交納消費稅卻沒有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稅暫行條例》第四條第二款對具有相似性的委托加工應稅消費品的如何納稅有規定:“委托加工的應稅消費品,除受托方為個人外,由受托方在向委托方交貨時代收代繳稅款。”如果參照該規定的精神理解,對于異地聯合生產加工應稅消費品的,應當由實際生產行為地的企業交納消費稅。結合本案,YS公司有關負責人向上訴人陳某等人咨詢時,謊稱與外地企業聯合調油,隱瞞了其實際實施的“變票”行為,在當時稅收政策不明確甚至案發后對此種情形仍存有爭議的情況下,陳某等人答復YS公司只需交納增值稅,外地公司負責交納消費稅并無明顯不當。而且,從“變票”行為的本質看,也是真正應當交納消費稅的企業通過“變票”行為將納稅義務轉嫁給YS公司,而實際上YS公司并不是適格的消費稅納稅主體。再者,從潘YS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一案牽涉出的相關逃稅企業看,在案發后部分企業實施了補繳消費稅的行為,由此也可以證明YS公司不是適格的消費稅納稅主體,因此,一審認定上訴人陳某等人的答復與稅法相關規定相抵觸理由不充分。

3.關于上訴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等人是否存在違規讓YS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增額增量,以及放縱YS公司超出稅務登記范圍領購、開具專用發票的問題

經查,根據相關規定,申請最高開票限額100萬元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必須滿足“在連續不超過12個月的經營期內累計應稅銷售額在五千萬元以上”的條件,而且要求提供銷售合同等證明材料。20131114日,YS公司在向稅務機關申請最高開票限額由10萬元變更為100萬元時,不僅連續12個月的累計應稅銷售額不足5000萬元,而且單月業務量極不平衡,同時沒有提供銷售合同等證明材料。在明知YS公司不符合最高開票限額變更申請條件的情況下,上訴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等人不認真履行審核把關職責,違規審核通過了YS公司的最高開票限額由10萬元增加到100萬元的變更申請。此后,YS公司變本加利,又不斷增加100萬元最高開票限額的月用票數量,由40份增加到80份、160份、210份(蒲某某參與了后兩次增量審核)。因此,在審核YS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最高開票限額增額增量過程中,上訴人陳某等人存在濫用職權行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二十二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為他人、為自己開具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發票。在案證據顯示,YS公司的經營范圍在2015330日前包含M15清潔汽油、復合柴油、石腦油等,之后陸續增加了燃料油、潤滑油等,其經營范圍呈現出不斷變化、逐漸擴大的特點,而且經營的品種之間,其概念和性能非常混同,涉及較強的化工專業知識。因此,YS公司在發票上開具的品名“汽油”、“柴油”、“燃料油”是否超出經營范圍,涉及較強的非稅收專業知識,不易判斷。至于YS公司在購進化工原料后,在沒有實際生產行為的情況下將發票品名開具為成品油的行為,與前述稅務咨詢的問題相關聯,因為YS公司向上訴人陳某等人謊稱與其他企業聯合調油,隱瞞了“變票”行為,因此,若成立聯合調油,則其開具成品油發票就是正確的,所以,僅從發票表面上難以審查出問題。綜上,一審認定上訴人陳某等人放縱YS公司超出稅務登記范圍領購開具專用發票理由不充分。

4.關于上訴人蒲某某、龐某某是否存在對YS公司監管不力,以及對該公司稅負異常不按規定開展納稅評估的問題

 

經查,上訴人龐某某于2013423日至2014825日期間擔任YS公司的稅收管理員,同時,自2014811日起任ZY稅務分局納稅評估科科長。上訴人蒲某某于2014826日起至案發擔任YS公司稅收管理員,同時,自2014811日起任ZY稅務分局稅源管理科科長。從二上訴人的任職情況和崗位職責看,具有承繼性和交叉性,對YS公司的納稅情況均具有日常監管及評估職責。根據上訴人龐某某的供述,其在對YS公司進行納稅評估過程中,對于YS公司提供財務資料不齊全,經多次催促仍不提交的問題沒有堅持原則和采取進一步措施,草率作出無異常的評估結論上報區國稅局;根據上訴人蒲某某的供述,其作為YS公司的稅收管理員,從沒有實地查看過YS公司的生產經營情況和財務資料,對YS公司的納稅評估結果既不知道,也沒過問。可見,二上訴人在對YS公司的稅收監督過程中,未履行起碼的工作職責,基本持放任和放縱的態度,具有濫用職權行為。

5.上訴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的行為與本案消費稅損失之間有無因果關系的問題

經查,根據法律規定,濫用職權罪的構成有兩個關鍵要素:一是具有濫用職權行為,二是造成重大損失。一方面,上訴人陳某等人在接受YS公司吃請、紅包后,在稅收監管多個環節放棄應當履行的職責,讓YS公司違規取得一般納稅人資格,違規領購、使用增值稅專用發票,逃避本應受到的及時查處,具有濫用職權的行為。另一方面,YS公司的“變票”行為造成了國家消費稅的巨大損失,符合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關于濫用職權罪的入罪標準,而且達到了“情節特別嚴重”(造成經濟損失150萬元以上)的程度。YS公司雖然不是適格的消費稅納稅主體,但其幫助其他應稅企業逃避消費稅的行為是“變票”行為的根本目的和直接后果,故YS公司對這一危害后果應當承擔法律責任。在因果關系上,一方面,上訴人陳某等人明知自己對YS公司稅收違法行為的故意放縱會發生侵害稅務機關公務的合法、公正、有效執行以及公眾對此的信賴,而仍然故意實施;另一方面,YS公司正是利用上訴人陳某等人的瀆職行為所形成的條件得以實施“變票”犯罪,進而給國家造成巨大消費稅損失,二者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二)對其他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的評判

關于上訴人陳某及其辯護人提出陳某沒有實施濫用職權的行為的意見。經查,上訴人陳某作為ZY稅務分局負責人,雖未直接從事具體事務,但在接受YS公司吃請和紅包后,多次指示、認可下屬工作人員對YS公司給予“關照”,當發現YS公司涉嫌稅務違法行為后,也不認真督促下屬工作人員嚴格查處。陳某與下屬工作人員的行為是一個整體行為,應當共同承擔責任。故該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關于上訴人陳某及其辯護人提出案發前陳某多次向單位領導匯報對YS公司的履職情況的行為構成自首的意見。經查,上訴人陳某向單位領導如何匯報履職的情況因缺乏證據證明,故難以認定。從案發后其任職的ZY稅務分局出具的《關于對重慶YS公司稅收管理情況說明》的內容看,并未反映出該局及其工作人員在履職過程中有任何瀆職或不當行為。因此,陳某的實際行為與成立“自首”所要求的如實陳述案件事實是不相符的,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其具有自首情節。故該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關于上訴人趙某及其辯護人提出一審判決采信作廢的規范性文件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經查,《國家稅務總局關于消費稅有關政策問題的公告》等文件是規范和指導案發期間稅收管理工作的有效制度,在當時是具有效力的,稅務機關在工作中必須嚴格執行,不能以事后相關政策的調整來否認相關規定在當時的合法性,甚至由此認定當時的違規行為具有正當性。故該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關于上訴人龐某某及其辯護人提出應當繳納消費稅的主體不屬于龐某某的管理范圍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經查,上訴人龐某某等人的瀆職行為是YS公司得以實施“變票”行為,幫助其他企業偷逃消費稅的前提和必要條件,因此,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故該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關于上訴人蒲某某及其辯護人提出蒲某某在對YS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增量審核中沒有瀆職行為及其不具有稅負評估職責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經查,根據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管理員制度(試行)》、QJ區國稅局《稅收管理員制度》及QJ區國稅局ZY分局《崗位職責》等相關規定,上訴人蒲某某作為YS公司的稅收管理員,具有對該公司的日常生產經營活動和納稅情況進行監管、評估的職責,但根據其本人的供述,其從沒有實地查看過YS公司的生產經營情況和財務資料,對YS公司的納稅評估結果既不知道,也沒過問,可見,上訴人蒲某某沒有履行作為稅收管理員的基本職責,具有瀆職行為。故該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綜上,上訴人陳某、趙某、龐某某、蒲某某身為國家稅務機關工作人員,在履行職務過程中,不認真履行職責,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均已構成濫用職權罪。各上訴人具有的量刑情節與一審認定相同,不作贅述。原判認定主要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萬曉佳

審判員侯迅

審判員段成一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 印聰

書記員 陳桂華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扒開稅霧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时间 金惠配资 海南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 腾讯qq麻将下载 今晚3d开奖号码结 国际股票涨跌颜色 ds足球比分app官方推荐 山东省十一选五走势 速报棒球比分直播 河北麻将微信群二维码 球探体育 成都麻将技巧 3d开机号试机号3 青海十一选五 排球比分多少 省快乐10分走 cba总决赛大比分直播